氯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氯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原来药神剧组私下的氛围这么诡异【资讯】

发布时间:2019-07-19 05:10:59 阅读: 来源:氯化物厂家

前一阵,本橘独家专访了《我不是药神》黄毛的扮演者章宇。

文章的反响很好,章宇本人也点赞咯。

那次专访足足聊了两个小时。

最终考虑到文章的整体性,本橘忍痛舍弃了章宇聊到《我不是药神》剧组的部分内容。

如今,《我不是药神》已经成功突破30亿票房大关,本橘决定把这部分内容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看完别惊讶,这剧组真的很不一般。

聊到《药神》剧组,章宇说了两个形容词:奢侈和诡异。

回想拍摄过程,章宇眼睛里满是留恋和向往,他说:“我们的创作氛围简直是奢侈的。”

《药神》有两个主心骨,徐峥和文牧野。

章宇先是非常形象地还原了徐峥在片场的口头禅:“徐老师经常说,我作为一个30年工龄的老艺人。”

“徐老师在现场起到了绝对的表率作用,有时候面对超时长的拍摄,他也没有怨言。虽然有监制的身份,但他一直在琢磨演员本职创作的那个部分,很专注,很配合,这让我非常敬佩。”

在章宇看来,主演徐峥专注,导演文牧野则是自信。

“牧野也很牛。徐老师以30年的工龄,对某一个镜头提出疑问的时候,牧野总能面面俱到地给出解答,并且非常坚定他自己想要的东西。第一次围读剧本我就发现,他做足了功课,心里太有数了。否则哪个年轻导演能在面对徐老师质疑的时候,说出徐老师,不是的,我要的是这个。”

片中有一场黄毛和勇哥在落日前谈心的对手戏,章宇觉得光有对白还不够,要给人物设计一个外化情感的行为。

所以他给黄毛加了一个学狗叫吓唬勇哥的细节,具体怎么演,只告诉了王传君。

开拍前,章宇对文牧野说:“明天拍那场戏,能不能给我留一个最后的全景。”

文牧野二话没说,答复章宇:“行,好。”

“当时一共拍了三条,但最后用的就是第一条。后面两条徐老师知道了我会来那么一下,所以只有第一条是真实的反应,徐老师接得特别好,通过那个动作,把很多意象上的东西,顺理成章地就带出来了。“

这么一个小插曲,能看出《药神》剧组各位成员,建立在专业性上的信任,以及向往更高完成度的创作激情。

正是这些,让章宇觉得“奢侈”。

另外一个词“诡异”,要不是听章宇亲口说出来,很难想象私下的《药神》剧组,竟然是这种相处风格。

“你知道我们能开心到什么程度吗,太诡异了。我见的剧组也不少,就没见过那么诡异的剧组。”

一向爱较真的文牧野,喜欢在片场玩指尖陀螺。

“牧野在监视器那没事就转,很新鲜,我们每个人过去都爱拿着看看,也转。如果不小心摔一次,牧野就特别心疼,感觉跟摔了他的什么似的。他就会问,喜欢吗?喜欢我就送你一个。然后他就开始不断地买指尖陀螺送给大家,人手一个,最后自己为这事花了几万块钱,简直是丧心病狂。”

原来这种“诡异”是会传染的,《药神》剧组等转场的时候,玩得可比指尖陀螺嗨多了。

“在南京,拍戏转场的空档,大白天的,我们一堆人,职员、演员一块站在大街上,玩游戏,逗路人。玩什么你知道吗?这有条马路,我们站成两排,就像那个洗浴中心门口的服务员似的,把中间的路留出来。路人肯定会从中间过嘛,过来一个女的,我们就说女宾一位请接待,过来两个男的,我们就说男宾两位请接待。人家都觉得我们是神经病。“

“还有一次,我们在片场外面等着,有一个外地的旅游大巴车开过来,刚停在那,门一开,有一些来南京旅游的乘客刚下车,我们就唱,北京欢迎你......”

声情并茂地再现完这些“诡异”的游戏,章宇又补了一句:“真的,整个组就是这么其乐融融。”

章宇和王传君的关系更甚,他们是“不醉不相识”。

拍摄间隙,他们这群朋友总是会在酒店楼顶的天台上喝酒。章宇说自己“有酒胆没酒量”,王传君还老灌他。

“王传君每天跳八千个绳是为了减重,我每天去天台跳绳是为了解酒,解王传君头天晚上灌了我的酒。”

玩笑归玩笑,提到这群因戏结缘的朋友,章宇说:

“其实有的时候,人对路子啊,反而不是从这个路子本身对上的。从别的细节你会察觉到,诶,这个人的劲儿很对,那这东西就不用聊了,不用废话了。”

新闻推荐

谢霆锋做导师依然“拼命三郎”

谢霆锋近几年,围绕谢霆锋的消息大多是“王菲”和“锋味大厨”,而在2015年前后,当谢霆锋的工作重心还是拍戏时,他给公众留下的...

阻燃服订做

定做长袖工作服

服务制服定做

北京定做长袖衬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