氯化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氯化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媒安倍拼了拟推万亿计划刺激经济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1:30 阅读: 来源:氯化物厂家

外媒:安倍拼了!拟推万亿计划刺激经济

8月21日早间,《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日本考虑在2015财政年度拨出1万亿日元用于刺激措施,以帮助经济免遭可能于明年10月上调消费税的打击。  据报道,这笔现金储备将使得日本政府能够灵活地采取经济刺激措施,并将被记入下个财政年度的政府预算当中。这笔资金可以用于任何刺激措施,包括公共设施建设、补贴中小企业等,主要取决于经济状况需要。

随着纠缠日本数十年的通缩终于看到结束的希望,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政府选择不在2013财政年度和2014财政年度预算中预留用于刺激经济的开支。不过,考虑到今年12月初将对是否将消费税从当前的8%提升至10%作出最终决定,日本政府正在考虑一项安全举措来阻止经济受到冲击。  不过,鉴于日本政府的目标是致力于在2015财政年度将基本预算赤字削减一半,用于刺激措施的预算资金上限设定为相对温和的1万亿日元水平。  在此之前,曾有报道指出,日本政府计划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在首都建设大型赌城以发展赌博业,并将以此作为扩大政府税收、刺激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工程。  -------------  安倍经济学面临挑战 日元或进一步贬值  量化宽松一直没有成功提高贷款和消费,安倍经济学有可能令人失望。  日本的人口老龄化以及劳动力增长不足均是其要提高增长时所面对的难题。虽然结构改革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有一定帮助,但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对该问题均无济于事。当然,日元贬值有可能会成为安倍首相用来振兴安倍经济学的政策。  布鲁福德·普特南(Bluford Putnam)  目前日本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特别是已有经济政策因他而命名的安倍首相。由于过去二十年间的挫折与失望,安倍首相抱着希望,于2012年12月向选民推出安倍经济学,誓言为日本带来一个变革的机会。但是,8月13日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给安倍首相浇了一盆冷水:受国内个人消费下降等因素影响,今年第二季度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GDP较上一季度萎缩1.7%,折算成年率为萎缩6.8%,创自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日本经济受到重挫后的最大降幅。  日本极其渴望能重获过去的一些经济荣耀,以及实现2%以上甚至可能更高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实际年增长率。  安倍经济学由“三支箭”构成:量化宽松、财政刺激和结构改革。在逐条分析安倍首相箭袋中这三支箭时,我们不禁认为安倍经济学有可能在经济增长方面令人失望。量化宽松一直没有成功地提高贷款和消费,财政政策在全国销售税于2014年4月生效时亦紧缩起来,而同样情况可能会在下次销售税按计划上调时再次出现。竞争性的结构化市场改革稀少而漫长,并且只在医疗卫生和农业市场上取得少量成功。再者,长期改革的时间表是以十年为单位,而不是按年来衡量。  如果本分析正确的话,日本有可能不会在2014年将取得强劲的GDP实际增长率,日元滞后贬值所带来的输入性通胀不久就会告一段落,而下一次销售税上调将会使前景变得复杂。在难以取得较高GDP实际增长率的情况下,安倍首相有可能会进一步推动日元贬值,令日元计价的股票价格至少能得以提高。  日本中央银行量化宽松政策(QE)并未能成功帮助经济。现时BoJ拥有比以往要多得多的政府债务,而银行和养老基金则拥有比例相应减少的债务,并只有少量的额外银行贷款来刺激投资或消费。  日本财政政策是一个有关各种冲突的研究。扩大公共工程项目将带来更多刺激。上调全国销售税的决定显然具有一定的限制性,而且在实施下次上调时可能会面对更大的限制性。  总而言之,安倍经济学的经济增长目标可能会难以实现,以下将是具体原因。  长远来看,GDP实际增长率的算法认为经济在其劳动力增长时会随之增长,或者在劳动生产力提高时会随着基建投资扩大而增长,而日本在这两方面均面临挑战。  日本的劳动力一直没有增长。假若结构改革能提高女性参与劳动的程度或者增加移民人数,将会有助于日本劳动力增长。可惜这一方面除了在医疗卫生部门有一些增加外,在其他市场上似乎均不太可能。  提高劳动生产率同样是一道难题。在一个已经高度现代化的成熟经济体回报日益减少的情况下,新一轮大规模投资是否会大大提高平均劳动生产率尚不清楚。无论是BoJ购买资产,还是财政刺激,均不能鼓励公司进行资本投资,因为这些公司是被基于潜在较高销售额的未来利润目标所驱动,而非基于低利率或税收激励计划。税收激励计划也许可以成功提高收益,但是并不能增加资本投资,这对注重于全球增长的公司来说,没有很高的商业意义。  安倍经济学面临的挑战同样包括其提高国内消费的计划。该计划的想法是透过打破通缩预期,提高消费者的消费意欲,但这有值得商榷的余地。日本消费者比以前花费更少的主要原因是人口老化,日本的平均年龄为45岁左右,大大超过美国(不足40岁)和大多数其他成熟国家。  其次,纵然消费者花费更多,那么他们是会消费在国内产品还是进口产品上呢?考虑到经济需要进口食品和能源,国内需求增长可能只会增加进口,这种结果可不是日本政府一直在寻求的答案。  总体而言,日本的人口老龄化以及劳动力增长不足均是其要提高增长时所面对的难题。虽然结构改革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有一定帮助,但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对该问题均无济于事。通货膨胀所受唯一影响来自大选前后以及随后数个月的日元贬值。由于目前日元已稳定了一年多时间,通货膨胀不会受到任何长期影响,除非日元实现了进一步贬值。当然,日元贬值有可能会成为安倍首相用来振兴安倍经济学的政策。(上海证券报)

日本二季度GDP骤减6.8% 安倍经济学失灵  当地时间8月13日,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显示,受国内个人消费下降等因素影响,今年第二季度该国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GDP相较上一季度萎缩1.7%,折算成年率为萎缩6.8%,创自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日本经济受到重挫后的最大降幅。  数据显示,内需下降是日本第二季度经济大幅度下滑的主因,对当季GDP构成了2.8%的拖累。其中,在4月1日消费税上调的影响下,占GDP比重高达60%的国内消费环比大幅下滑5%,与第一季度时的环比增长2%形成巨大反差。另外,民间投资也受税费影响而环比大幅下滑,其中住宅投资环比减少了10.3%,企业设备投资环比下降了2.5%。  外需方面,受电子设备等产品出口遇阻等因素影响,第二季度日本出口环比减少了0.4%,较第一季度的环比增长6.5%有大幅度下滑。进口也在原油等能源价格激增的影响下环比下滑5.6%,较第一季度时的增长6.4%有较大差距。  有业界人士认为,内阁府公布的数据并没有满足市场此前对二季度日本经济继续维持增长的预期。对此,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8月1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日本经济的下滑实际是在“意料之中”,可以认为是“安倍经济学”强刺激之后带来的副作用。  “今年消费税上调前日本企业和国民的大幅消费其实是一种提前消费,而最新出炉的数据则表明日本的实际经济状况又露出了其‘原形’——即在老龄化、产业空心化等因素的影响下,日本企业和国民的投资消费呈现出‘双冷却’现象。”孙立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  “安倍经济学”失灵   在孙立坚看来,造成日本二季度经济下滑的原因主要有五点,即消费税提振效应提前用完、产业空心化的长期存在、日元近期的持续贬值、乌克兰危机对投资的抑制以及日本股市的低迷状态。  “安倍经济学所采用的大胆的货币政策,让许多人感觉日本经济好像出现好转,但实际上近期增长的主因是在关键时间点消费税上调所带来的提振,而并非‘安倍经济学’所产生的直接影响。同时,日本许多有竞争力的企业选择了去海外发展,留在国内的服务类企业盈利能力较为欠缺。再加上日本社会老龄化问题严重,国民的消费能力和消费结构都已呈严重失衡状态。” 孙立坚称。  孙立坚同时指出,日元的贬值并没有带来出口增加,反而造成进口成本的上涨;而乌克兰危机的发展使得日俄关系恶化,进一步造成了企业投资意愿下降。  自上世纪80年代起,日本经济就一直处在通货紧缩的状态,主要表现在投资意愿不足、消费意愿不足、价格体系被破坏等方面。2012年12月底上任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便提出了“安倍经济学”的概念,欲使用政策“组合拳”将日本经济带出持续15年之久的通货紧缩。  随后,安倍政府出台了13.1万亿日元的支出举措,任命了新的央行行长,并推出大规模宽松货币计划,欲在两年内使日本通胀率达到2%,并使日元贬值,出口增加,物价上涨,企业和员工收入增加,银行借贷增加,从而实现日本经济的长期增长。  此前,业界曾普遍期望,“安倍经济学”可以快速带动并帮助日本走出长期的经济低谷。然而,目前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实际上,‘安倍经济学’的作用在2013年底就已经基本消失了。日本经济长期面临的结构性问题,使得其在短期内无法发挥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所长助理张季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  中长期经济发展堪忧   对日本未来的经济走势,孙立坚和张季风均认为“堪忧”。  日本央行副行长岩田规久男(Kikuo Iwata)此前曾表示,“日本经济将继续按照预期速度增长,只要日本的出口保持上升、国内需求稳定”。但根据目前的数据,岩田规久男所提出的假设并没有如期实现。  孙立坚认为,日本目前面临的产业空心化是结构性的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仅采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并不能从根本上降低融资成本和盘活资本市场;而日本普遍面临的低工资水平也严重影响了居民的消费能力,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复苏。  张季风也认为,日本中长期经济很难发生质的改变。“日本政府此前表示,根据经济情况,有可能在2015年10月将消费税再次上调,由8%调至10%。一旦再次上调,在工资不上涨的情况下,企业和居民对价格的心理预期将会造成落差,消费能力将进一步下降。而日本的工资受企业效益、物价等因素的影响很难提高。”  不过,张季风认为从长期角度来看,日本的进口会有所上升,原因在于对原油、木材等自然资源的刚性需求。但由于日本政府的财政赤字严重、税收收入下降,经济方面投入不会太大,因此通过进口并不能从根本上降低成本,进而改善企业的生产业绩、提高工资并带动消费。  复苏的关键在“工资的增长”   “很多学者认为,日本经济复苏的关键就在于‘工资的增长’。20多年来,世界许多发达国家居民的工资都在增长,唯独日本没有增长。整个日本市场的疲软归根结底都可以看作是消费的问题,而工资增长是最好的解决配方。”孙立坚称。  孙立坚称,工资不涨、物价却在逐步升高,居民的消费能力便会下降,企业的生产和服务意愿就会受到抑制,整个社会和企业的投资就不会大幅上涨。再加上有出口竞争力的企业都在海外,这就更造成了日本国内投资的减少,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所以,日本现在也需要思考如何让国内企业的竞争力得到提升,以及如何让海外企业回归到本土。同时还需要有足够好的制度来吸引海外投资者进入,从而带动日本经济的增长。”孙立坚表示。  在过去,日本曾拥有“3K”产业之说,即险、脏、累的产业是日本人所不愿意从事的,在这些行业日本非常依赖外来劳动力。  现在,日本政府为刺激经济,又推出了新的“4K”产业说。“4K”产业即旅游业、健康产业、金融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教育产业,用这些产业大幅吸引外国居民和留学生,吸收外来资本,增加收入,储备人才。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积极推出了新的就业政策,让家庭主妇重返职场,以缓解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孙立坚表示,从政府和产业层面来看,新的“4K”产业说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可以对日本经济的发展提供刺激,如在消费税上升后吸引全球观光客,以增加消费进而创收;利用日本在大健康行业的传统优势为全世界高净值人群服务;利用日元的货币地位重振东京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利用日本机器人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将科技产业推向全球等。(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庭宾:安倍经济学复苏幻象破灭 日本继续衰落  日本经济复苏已初步被证明,只是安倍经济学的数字幻想而已。  在2013年的新年讲话中,日本首相安倍表示:“日本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从通缩和强势日元中摆脱出来,只有这样经济才可能复苏。”  安倍开出的药方就是——通过超级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为经济注入活力,然后逐步让企业发展来带动经济增长。在任命黑田东彦作为日本央行行长后,黑田表示在两年内将日本基础货币量扩大一倍,2014年底达到270万亿日元(约合2.83万亿美元)。日本央行从去年4月4日的货币会议上开始了史无前例的超级货币宽松政策——每月收购国债额度超过7万亿日元。  如果说安倍经济学的目的是为了日元贬值和摆脱通缩,那他已经初步达到了目的——从2013年初开始,日元对美元的最大跌幅已经达16%;而几个月后,日本的通胀就开始上升。根据彭博经济学家的预计,日本今年的核心CPI将会自1992年来首次超过1%。截至今年3月,日本的名义GDP已实现连续六个季度增长,为20年来最长的连涨。  但这其实并不能算成绩,因为日元印刷注水多了,物质财富总量相对稳定,那么纸币自然就不值钱了,对美元就会贬值,在国内商品就会发生通胀。与此同时,用贬值的日元衡量GDP,那么GDP增幅自然上涨。  真正对日本经济复苏有推动作用的:一是日元贬值推动日本的产品出口,从而获得更多的贸易顺差,从而带来GDP的增长;二是宽松货币政策降低企业资金成本,提高企业利润和竞争力,从而推动工资增长,拉动内需。  然而,现在看来,这两个目标均未达成,首先是其增加贸易顺差的希望已经破灭。虽然日元对美元贬值了16%,超过了10年通缩期间的贬值幅度,但日本的贸易赤字仍然持续扩大:2013年贸易赤字达11.47万亿日元,同比增长65.3%;2014年上半年贸易赤字7.6万亿日元,同比增长57.9%。  如此糟糕的贸易数字可以找到一些借口,比如在日元升值期间,大量日资企业海外投资建厂,分流了日本本土的制造业出口。比如本田汽车在美国出口汽车量已超过日本本土;此外,随着日元的贬值,日本企业从国外采购能源、食品的成本更高,从而推高了日本的进口。2011年福岛核危机导致核电站的关闭更是加剧了这一趋势。但这并非是2013年4月以后才出现的突发事件。  安倍经济学的第二个出路是提高企业利润,推高工资增长拉动内需。但这个效果也并不明显。日本2014财年一季度(4月1日~6月30日)制造业利润增幅为17%,但其他行业的利润下降了32%。总体利润增长12%,虽有效果,但并不特别明显。  从企业利润传导到工资则更显微弱。日本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今年6月,经常性薪金同比(年率)增加了0.3%,表明一些公司正逐步提高薪资。但扣除通胀后的实质薪资却是降低了3.8%,为近四年半(2009年12月以来)的最大降幅。这也是连续第12个月下滑,表明薪资增长仍慢于物价上升的步伐。  实际薪资的下降是对内需的直接杀伤,这表明即便日本的名义GDP是增长的,但日本人的实际收入和生活水平正在下降。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4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到8%。按照一般规律,在税率提高前的几个月,日本国内消费激增,而在加税后,在收入状况无明显改善的情况下,日本民众的消费成本被迫提高,消费额转而下跌。  总而言之,日本央行虽然实施了超级宽松货币政策,但日本国内利率已经非常低,并不能进一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故而对企业运营作用有限;而政府增加消费税的行为更是直接打击了内需,无助于日本经济的真正复苏。  那么,日本政府和央行的政策无法实质性改善日本经济,安倍为何还要力推呢?这更可能是为了营造一种复苏假象,从而为日本扩军备战创造条件,否则其大规模增加军费开支更难获得民众支持。  由于日本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在技术创新方面无法追赶美国,而传统优势行业正受到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追赶挤压,长此以往,日本势必继续衰落。因此,不能排除日本孤注一掷,通过战争向外转嫁危机阻止中国崛起的图谋。对此,中国应保持警惕。(第一财经日报)

天津T恤衫订做公司

河北订做棉服厂家

北京定做西装公司

相关阅读